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她長長的卷髮不知何時已經散開,隨意壓在腦下, 亂得別有風情,她的皮膚極好,細膩、光滑有彈性, 一邊在她耳邊親吻,令狐夜一

挑人可能只有數種方法,但帶人卻有無數種做法。每個人的正面特質與負面特質的組合都是不同的,紓壓

她長長的卷髮不知何時已經散開,隨意壓在腦下,
亂得別有風情,她的皮膚極好,細膩、光滑有彈性,
一邊在她耳邊親吻,令狐夜一邊低語:“醒醒,鍾愛,醒醒……”

她自顧閉著眼睛,喉間好似發出一聲便不再有任何反應。

此處省略……

許久過後,低下頭,令狐看到自己的腿根處,尚有片片血跡,
白色的床單,紅得更是觸目驚心。

他凝視著她,她安靜地躺在那裏,長長的頭髮淩亂的散落在床間,
額頭圓潤飽滿,秀氣的眉毛一如她人的安寧,
美麗的眼睛緊緊地閉著,顯得眼線很長,
睫毛被燈光映出一排濃密的光弧,小巧挺秀的鼻子,
紅潤豐滿的嘴唇,修長的脖頸,高聳的酥胸起身為她蓋上被子,
免她著涼,也免她惹他再度犯錯。

手,輕撫上她瓷娃娃般美麗而安寧的臉,他的腦中,陷入沉思……

他破了她的處子之身,而在進入她的身體之前,
他一直以為她早已身經雲雨,否則,再饑渴難忍,他也不會碰她。
處子雖好,他卻不願招惹,因此而背上不願承擔的責任,他不屑為之,
所以眼前他身邊的這個女人,他亦沒想好,應怎樣解決。

點上一根煙,令狐靠向床頭,目光,不由自主地又投向她,
越看越美,越看越迷戀,他竟然今天才發現她的真正面目,
他竟然今天才知道她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。

今晚的一切,出乎他的意料,他承認在她説誰瞎了眼她也不會瞎時,
他起了動她之心,可那種心思,只是他對她敢挑釁蔑視自己的懲罰之心,
無關愛慾,即便音樂會那晚,她暗諷自己好色本質,
他也不過是心有不甘,想將她蹂躪一番罷了,而事發至現在,
他早已沒有了當初之心。今晚的相處,卻令他發現,他,是真的不受控制,
是真的禁不住她的吸引。

只不過他以為的暗示與挑逗,現在看來也許是個誤會,
他根本沒有料到,她居然有著處子之身。

不知明早,應該説今早,她醒後,又會如何?

補償?這是最簡單的辦法,也是對付女人最有效的辦法,
如果她能接受,他樂見其成;做自己的女人?
這個條件他也能接受,雖説他不會隨隨便便就看上一個女人,
但通過今晚,他想,他是喜歡上她的身體了;
要自己娶她?這是最不可能的結果,這輩子,
他都不會再步入婚姻的牢籠……

煙抽盡,決定也做好,一切只等她醒來再説,
躺下時,忍不住,他又吻了她,關上燈,
又忍不住將她擁入懷裏,閉上眼,他發覺,
第一次為與一個女人上床,他想了這麼久,不由苦笑,
可是懷裏的柔軟與鼻中的體香,讓他下意識摟得更緊一些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鍾愛醒來之後,感覺渾身酸疼無比,
下腹更是火辣辣疼得厲害,她有些發懵自己身在何處,
感覺到身邊有人,抬眼望去,
發覺自己竟被赤裸上身的令狐夜摟在懷中,猛地坐起,
垂落的被子將她同樣赤裸的身體暴露出來,
身體的感覺和周圍的場景已清晰的表明著一切。

瞬間,她感覺眼前發黑,最初的無措過後,
她順手抄起枕頭向已睜開眼睛的令狐夜砸去,
口中更是悲憤大喊:“你混蛋,你混蛋……”

令狐夜查覺到她的動作已快速起身避開,
搶過她揮舞的枕頭一把丟開,
失去了武器的鍾愛像瘋了一樣的扭打他,
不住的哭罵:“你無恥,你下流,你卑鄙……”

他一把按她的手:“胡説什麼,是你主動的。”

鍾愛一聽,氣得快要發瘋,大聲斥責他:
“你胡説……”手被他按在身體兩側動彈不得,
兩人同樣的一絲不掛,目光無意間觸及到他的私密處,
令她又羞又惱,不得不將臉轉向一邊,
可又不甘心這樣受他的侮辱,令她的身體激動得發抖。

他辯解:“是你先解衣服,是你主動勾.引我……”

她猛地轉過頭看向他,大大的眼睛充滿了氣憤與不信,
可是昨晚,她真的太醉了,她什麼都想不起來了。

令狐夜看她的表情便知她確實什麼都不記得,
心底不由一鬆,接著説:“昨晚你問你,想要嗎?你説嗯……”

鍾愛忙將他打斷:“你騙人……”。

不慌不忙,他接著説:“我有必要騙你嗎?
圍著我的女人數不勝數,我有必要因為你作姦犯科嗎?”

失落的眸子垂下,鍾愛的眼裏蓄滿淚水,
令狐看她不再像剛才那般激動,也慢慢鬆開了對她的鉗制,
感覺到自由,她用被子將自己包住,心底開始有一絲動搖,

他説的沒錯,身為總裁,圍著他的女人勢必不少,
而自己已經偽裝得很平凡很普通,
以他交往的女人來説不會屑于對這樣平凡的自己有興趣,
更沒必要強暴自己,可自己……真的會那樣嗎?

她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昨晚發生的一切,
她只記得她靠在沙發上,再後來她就什麼都不記得,
主動解衣服,她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,但是夢裏,
她好像到過一個極樂世界……

偷偷觀察室內,除了他剛才扔掉的枕頭,
沒有任何撕扯打鬥的痕跡,茶几上的食具還安靜的各居其位,
屋裏的一切都完好無損,她甚至辨別出沾在垃圾桶邊上萎靡的套套……

似最後一絲掙扎,她説:“我現在什麼都不記得,你怎麼説都行了。”

令狐夜看著她,步步緊逼:
“那你也不能因為你不記得就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。”

她終於絕望了,她毫無證據,怔怔地坐在床上發呆,
大滴的眼淚自她眼中滑落,她不是視失貞為洪水猛獸的女人,
但她潔身自愛了二十六年的初夜就這樣稀裏糊塗的沒了,
她真的不甘心,每一次的磨難,她都勇敢地闖過,
可是這一次,她感到無助……

令狐夜看她美麗的臉上寫滿了憂傷,心中不禁愧疚,更有不忍,
套上衣服,走到她床邊坐下,輕聲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,
否則,我不會碰你……一切應該都是個誤會……”

他的語氣,難得的真誠,而她卻兀自發呆,
倣若未聽見般毫無反應,只有眼淚,在不停地滑落。

輕輕地,他再度出聲:“你想要什麼,我補償給你……”説著,
他掏出支票,還未等他再有所表示,聽見她開口説話:“出去……”

他一愣,她的視線依舊呆呆並不看他,
他卻聽到她更加清晰的聲音:“出去!”聲音不高,卻堅定無比。

令狐看了她一眼,壓下心中的不快,將支票扔到床上,起身走出。

屋內,獨坐淚流成河的鍾愛……

不知呆坐了多久,鍾愛只覺得眼睛發乾,再也無淚可流,
起身,穿上衣服,拿過自己的東西,頭也不回的離去。

床上,紅得刺眼的血痕與安靜的支票就那樣極不協調的共處一床。

同層的總裁辦公室,令狐夜將自己籠罩在煙霧裏,他不知道,
胸口為什麼會隱隱的痛,為什麼會有無法言説的失落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鍾情昨天與穆宇軒的相遇,讓她的情緒非常地低落,
怕姐姐看出自己哭過,她先上了床,不知不覺的淚流中,
她陷入沉睡。鍾愛幾點回家,她根本無從知曉。

醒來後就聽到姐姐洗澡的聲音,等了半個多小時,
見鍾愛還沒洗完,她終於憋不住,起身下床去洗手間。

坐在馬桶上,她問:“姐你怎麼洗這麼久還沒洗完。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你昨晚幾點回來的?”

“我沒看時間。”

鍾情突然發覺姐姐的聲音有點囊囊的鼻音,疑惑問她:“你感冒了嗎?”

“沒有。”鍾愛直接否定。

“那怎麼聽著有鼻音?”

“是嗎?……”

洗漱完畢準備離開,鍾情扔下一句:“小心點,別把皮洗掉了。”
説完也不管姐姐作何回應,離開洗手間。

來到廚房,鍾情將昨晚沒煮的餃子放進鍋裏,一直到她煮好盛���,
鍾愛才姍姍出現。看著姐姐沒帶眼鏡的眼睛有些浮腫,她建議道:
“吃完飯趕緊去補覺,你眼睛都熬腫了。”

鍾愛的目光有些閃躲,頓了一下,回她:
“我等會兒得回爸爸那去看看。”

鍾情一聽,不再説話,氣氛開始沉悶。

吃完飯,鍾愛和妹妹打過招呼,出門而去。

獨自一人在家的鍾情,怕自己的情緒再度消沉低落,想想,
給嫣然打個電話,好一陣嬉哈後心情終於有所好轉,
兩人這才戀戀不捨地掛斷電話,剛要將電話放回,
螢幕顯示康恩偉又打了進來。

接通後他也是先一頓嬉鬧玩笑,
後又説他準備回學校給老師拜年,問鍾情去不去,
想著在校期間教授和講師對自己的照顧,鍾情馬上同意要去。

半個小時後,康恩偉接上她,英菲尼迪朝著學校駛去。

學校的教師樓集中了大部分的老師,
基本上能夠一次性拜齊。進了小區,兩人下車,
分別去了各自的教授與講師家。

鍾情自最後一位拜訪的老師家裏出來,下樓後,
遠遠地就看見康恩偉站在車前與幾人聊天。
走近才看出原來都是本校同屆同學。

因為是畢業後初次相見,幾人聊得興致勃勃,
這時不知是誰提議,趁著春節假期組織一次同學會,
眾人立刻紛紛響應。

康恩偉補充:“再把各自聯繫上的同學都聯繫一下,
越多越好。”説完,報上幾個他能聯繫的同學。
鍾情也插話:“還有嫣然。”

幾人當時就打電話各自聯繫,
嫣然聽説有同學會馬上表示要參加,
只待時間確定她就趕回來。

待眾人各自打完電話後一統計居然有二十幾人,最後,
他們將日子定在了正月初八,
康恩偉閒來無事建議設個同學聚會籌備組,
並主動請纓擔任籌備組組長。

幾人散開後,他開始拉著鍾情四處採選,一直到天黑,
才將愁眉苦臉的鍾情送回公寓……

---------------

正月初九,嫣然早上醒來頭還有些疼,昨天晚上同學聚會,
大家喝得群魔亂舞,她也喝得亂七八糟,
喝得她現在躺在床上還不願起床。

自從情情搬走,自己獨住已經一個月有餘,
她其實捨不得讓情情走,但考慮到自己晚上兼職不能陪她,
也就任她搬了,反正秋天情情就會回來,幾個月很快也會過去。

吃完飯,她卻不知道自己要幹嘛,情情的假期已經結束,
事務所和道館都放假到正月十七,老家裏沒什麼意思,
她不想回去。閒得無聊,準備上網打遊戲,
突然想起小號的倉庫裏還有件裝備,
她卻絞盡腦汁也想不起密碼。

還好她知道自己的臭毛病,
所有的遊戲賬號及密碼全被她記在一個本上,
但關鍵是那個本又讓她放在哪?翻了半天無果,
想了很久,應該是放在事務所辦公桌裏。反正也無事,
嫣在決定先去所裏取,然後再shopping,
雖説她現在不敢太買東西,但是過年嘛,應該讓自己happyhappy。

假期回家,老爸老媽怕周扒皮催著還錢,
千叮嚀萬囑咐説上半年一定會還上,説得她都煩了,
告訴他們,周扒皮可能都忘了,他們反而罵了她一頓。

自從借完錢,周扒皮好像沒發生過一樣,從不提及此事,
哪怕每個月的工資,都給她開全資,是他提議分期付款的,
反而從來不扣,還得每個月她再找他還錢。

春節獎金,又給她發的全獎,她找到他,要再還一部分,
他煩了:“總零揪什麼,等你有全款的時候再還不行嗎?
天天追在人屁股後面,也不怕人誤會,煩不煩……”説完,轉身走了。

氣得她當時就火冒三丈,她主動還錢他還不願意,還怕人誤會,
他以為他是貝克漢姆,下個月她就不還了,讓他再這麼不知好歹。

她承認他是好人,但嘴太毒,毒得她一看到他就想把那張嘴給封上。
然後pia~pia~pia~pia~一頓痛扁,當然了,只能是意淫,
以他黑帶五段的身手自己目前還不是他的對手,但她已決定,
趁著在道館兼職的時間,就算不能超過他,也要努力追上他。

嫣然進了寫字樓,出了電梯,發現事務所的門大開,
燈也大亮,奇怪,大放假的,誰在裏面。

走進辦公區,空蕩蕩的,沒有人,她警惕之心頓生,
躡手躡腳地再往裏走,周扒皮辦公室的門開著,
她悄悄地往裏面探頭,才發現原來他在裏面。

馬萬迪正擺弄著手裏的什麼東西,恰好無意間一抬頭,
看見嫣然探出的腦袋,很意外:“賊眉鼠眼的,幹什麼呢?”

嫣然深吸口氣,安慰自己,算了,大過年的,
不跟他一般見識,現出身來:“新年好。”

他也點頭:“新年好。”隨後又問:“你奶奶身體怎麼樣了?”

他竟然還惦記著奶奶,這讓嫣然很高興,笑容不由綻放出來:
“奶奶恢復得非常好,謝謝你,我爸我媽説上半年就把錢還你。”

“噢。”他隨口答應,不以為意。接著又問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她這才回答:“我有個本可能落在單位了,過來找一下。
門開著,外面卻沒人,我怕有賊,就轉一圈看看。”

聽完,他的臉上露出嘲弄的笑容:“門戶大開,燈光大亮,
誰家的賊這麼明目張膽。”

嫣然臉上的笑容立刻垮掉,自己好心檢查,反到被他嘲諷,
當下表情僵硬,“噢……”説完,悻悻地轉身往回走。

回到自己辦公桌前,嫣然開始好一頓翻,翻了半天也沒找到,
坐在椅子上,她開始冥思苦想,到底扔到哪了呢?再翻,
把所有東西全到出來,一樣一樣,終於,
在一堆雜物裏找到她不可愛的卡通記事本。

剛把東西一古腦全倒進去,聽到一個聲音:“找到了?”

寂靜的空間裏,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她一個激靈,
不由“啊”的一叫,看到是他,趕緊輕拍胸口,
以緩解自己因過度驚嚇而嘭嘭直跳的心。

馬萬迪不由好笑:“你不是知道我在這嗎,至於嚇成這樣嗎?”

她惱火,差點沒被嚇死,他還來責怪她,不由抗議:
“誰讓你跟幽靈似的突然出來。”

不以為然,馬萬迪隨意掃了眼她身前亂七八糟的抽屜,
不屑道:“這哪是抽屜,整個一垃圾桶。”

白了他一眼,嫣然不吱聲,她的東西就算收拾好了,
沒多久又會亂作一團,主要是跟她大咧的性格有關,
她才懶得天天因為這些小事費心勞力的,多累呀。

看她沒有反應,馬萬迪邊往外走邊説:
“有時間把你東西收拾收拾。”

嫣然不由忿忿,她自己都沒嫌亂,他為什麼管她,
小聲嘀咕:“收拾完也這樣。”

好像知道她在抗議,他前行的腳步停了��來,
回頭問她:“你説什麼?”

嫣然立刻沒骨氣:“沒什麼,沒什麼,有時間就收拾……”

他的臉上掛上促狹的笑,“不願意收拾就不收拾,裝什麼裝。”

被他揭穿,嫣然臉上有些掛不住,立刻坐下,
動手開始收拾自己的抽屜。

他站在原處停頓了片刻,又轉過身,走回到她身邊,問:
“你,等會有時間嗎?”

嫣然一愣,抬頭看他,搖頭:“沒事……”,又補充:
“就是想去逛街。”

馬萬迪立刻高興,“那你陪我買樣東西。”

“噢,好。”她答應,心裏在揣測,他要買什麼?

見嫣然答應,馬萬迪立刻拽過旁邊的椅子坐到她身邊等著。

手下不停,嫣然將抽屜裏沒用的東西清理出來放在桌面上,
突然,一包開了封的衛生綿露了出來,她立刻抬頭,
他的視線剛由抽屜抬向她的臉,毫不掩飾的壞笑讓她尷尬無比,
低下頭,嫣然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,將衛生綿往裏面塞了塞,
聽見他調侃的聲音:“你這裡寶貝真不少啊。”

嫣然感覺自己的臉燙得嚇人,羞得無地自容,卻只能一聲不吭,
忍受他的譏笑。終於收拾完畢,抽屜是乾淨了不少,
全堆在桌子上。她找了個袋子準備將沒用的東西扔掉,
馬萬迪卻伸手撿起一樣東西,問:“這個也不要了?”

她一看,是自己的大頭貼,原來去商場的時候經常照著玩,
照得一多,她又開始扔。開口:“不要了。有的是。”

他卻拿在手裏仔細端詳:“很好看,扔掉多可惜。”

嫣然有幾分竊喜,畢竟被人誇漂亮誰都願意聽,
笑著開口:“那也不要了。”

他卻不理,看了眼她的辦公桌,揭開護膜,
將大頭貼貼在了顯示屏邊緣,又用力按了按,“貼這吧,
看著心情就好。”大頭貼上,嫣然正衝他們展露著招牌式的陽光笑容。

隨他,抱著一袋子準備丟棄的東西,兩人離開事務所。

出樓坐上他的車,嫣然問,“你想買什麼?”

馬萬迪目視前方,一邊開車,一邊懶洋洋地回答:
“不知道,沒想好。”

她倒喊她陪著買東西還有這種買法的,問:
“是送人嗎?送給誰?男的還是女的?多大?……”

馬萬迪的語漸漸放慢,彷彿想著心事般,
“送給個朋友……女的……年紀,和我差不多。”

不知為什麼,嫣然聽後竟會心中一悶,隨即,
忽略心中的感受,她繼續追問:“那知不知道她的喜好?”

“喜好……無所謂,隨便送一個就行。”

聽後,嫣然強烈反對:“那怎麼行,要麼就不送,
要送就要誠心,哪有隨便的。”

馬萬迪側過頭瞪她一眼,“我送還是你送。”

嫣然無語,隨便送幹嘛還要自己陪。
感覺到他今天情緒好像不太穩定,她沒敢再説話。
半響,還是忍不住,又問:“你打算花多少錢?”

這回他比較配合:“錢……沒有預算,
覺得什麼合適就買什麼。”

“噢~”她知道了,錢不是問題,那買什麼呢?不如買首飾吧,
女人都喜歡首飾。她建議:“買個首飾送她呢?”

“首飾……太俗。”他否定。

想想,她又建議:“那香水呢?”

遲疑一下,他又否定,“香水……太普通。”

再想,“包呢?”

“包……沒意思。”

那送什麼呢?突然,嫣然心思一轉,惡作劇的念頭冒了上來:
“要不然,你送她套情趣內衣?”

他的表情明顯一僵,轉過頭看她,眼神裏幾分你找死的味道:
“我送你套情趣內衣你要嗎?”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6. 不要在心情糟爛差的時候,用決絕的話傷害愛你的人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